The doer of City beauty

城市美學實踐家/看見台灣的美麗與哀愁

 
「看見台灣」讓我們看到了什麼?
 
 
    齊柏林導演拍攝的「看見台灣」。這部全台首部空拍的台灣電影紀錄片,透過從高空的拍攝視角,讓我們清楚看見了台灣的美麗與哀愁,深深撼動人心。讓我們想想這個問題,為什麼今天台灣會變成我們現在所看到的哀愁面貌?正是因為我們周遭的建築缺乏文化、加上環境的頹廢和髒亂,貧乏的居家內容,沒有完善的環境政策配套下,我們生活的空間才會敗壞到今日難以整理的地步,這都是讓台灣變得哀愁的原因。
 
 

珍愛大地資源&關懷居住環境是京格的責任 !

 

 
    值得我們深思的是,台灣究竟有什麼值得留下來傳承給子孫的建築?若沒從根源開始改變,現今的建築,20 年後將會成為社會的垃圾和負擔。雖然美麗與哀愁之間有一段落差,但對於京格來說,我們不當社會革命者,不去批判土地和地方人事物。
 
    京格建設強調的中心思維,是「用最柔軟的心,感受人性需求」,「思維」正是這句話的重點,讓思維真正的運用在建築上,才能顯現靈魂的真諦。要愛台灣這塊土地,我們必須珍愛大地的資源,關懷地區的居民和人類,並且一步一腳印的深耕體驗生活。改變台灣環境的現貌,不只是執行力的問題,而是用什麼精神去呵護我們所擁有的土地。
 
 

京格讓鶯歌擁抱美麗 擺脫「窮窟」印象

 

 

 

    以京格本身建案的例子來說,鳳鳴計畫區這一帶過去俗稱為「窮窟」,大部分的居民三、四十年來佔地為王,髒亂的程度無法想像,就連公權力也無法介入。京格進來之後,我們企圖將這塊土地更新、再造,甚至推向國際化,但想改變這環境既有的面貌,勢必要面臨從地方所產生的抗力。
 
    京格與其他建商的不同處在於我們不靠政治權威或是惡勢力打壓,反過來靠著真誠與時間,一點一滴讓居民知道我們的努力,慢慢得到周遭民眾的認同。為了整頓這塊被廢棄物和雜物佔領的土地,京格負責清空道路、出動保全,付出高額成本也在所不惜。我們用柔性處理衝突,而且從不挑釁。或許你們很難想像,從清運到淨空這塊土地,京格整整耗費兩年的時間,打造出長達300 公尺的綠園道,創造社區環境的新生活地圖。
 
 

建築的本質 來自人和土地的互動

 

 

    在這種產業生態下,建商變成加工業,買下土地後加工賺取微薄的利潤,建商賺錢是因為操作土地漲價的結果,並非來自建築價值的本體。京格希望讓建商從傳統加工業,變成創造品牌和價值的公司,首先要思考「人性的價值在哪裡?」,再透過重新規劃操作程序,讓所有建築物的發想來自人和土地的互動,進而產生共鳴。
 
    這兩年來,京格已經打破整個建商的操作模式,並透過軟性的思維力量,重新教育、從心感動鳳鳴當地的居民,今天這塊土地規劃的結果,正是把哀愁轉變成美麗的面貌。台灣有她美麗的一面,也有她哀愁的一面,讓我們一起改變思維,從心珍愛這片土地,不只要將哀愁變美麗,還要讓台灣的美麗,永遠發光發亮下去。